中心供氧,日照大洋设备有限公司欢迎您!
日照市大洋供氧设备有限公司
157-6332-9998
7X24小时全国服务热线,欢迎来电咨询!
新闻动态 NEWS INFORMATION
详细信息
首页 > 新闻资讯 > 详细信息
【大洋】活到老学到老不是一句空话 桂叔告诉你其中的乐趣在哪里
时间:2017/6/13来源:大洋空气净化
活到老学到老不是一句空话 桂叔告诉你其中的乐趣在哪里

                桂自立最先在广州提出并设计实施医院中心供氧或吸痰系统。
    如今广州大多数医院,都有大的中心供氧室,通过供氧管道设备将氧气输送到每个病房,然后接分管道到每张病床,医生或护士通过床头的设置就可以给病人吸氧,呼吸科的吸痰器也是如此安装。今天,e家君在逢源耀华大街12号康龄中心见到了最先在广州提出并设计实施医院中心供氧或吸痰系统的建筑工程师——桂自立。
大胆创新
提出中心供氧设计理念

“20多年,医院的吸痰或是供氧设备就是用手推车装着像煤气罐那么高的瓶罐,由专人推着一堆瓶罐去到病区,然后再用管道给病人吸痰或是供氧。”83岁的桂叔回忆,1983年,中山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委托阳江的工程队进行装修,桂叔受阳江朋友所托过去帮忙接洽,看到医院要安排人手将大瓶的氧气管或是吸痰设备在不同的病区推来推去,而且每个病区都要找地方存放氧气罐,非常麻烦。于是,他在装修设计和施工过程中提出在医院建设中心供氧室,通过管道将氧气输送到每张病床的床头,然后利用制阀开关接管道给病人吸氧。同样,他建议吸痰系统也是如此设置。


                            桂叔提出来的中心供氧方案受到很大欢迎。
    桂叔大胆提出来的方案,当时院方和工程队所有听完都“拍烂手掌”称好。当然,一开始的装置并没现在的医院那么完善,也没有那么美观,“在床头钉两行木板,然后用不锈钢盖住。”桂叔说,当时系统虽然简陋,但大大减少了医院的人力成本,也为病区腾出了空间。中山一院安装了这样的系统后,中山二院、解放军一五七医院等也相继找来桂叔帮忙设计安装该系统,慢慢的,这个系统就沿用开来至今,如今尽管这个系统已经做了很多的改善和完备,但不少人却因此记住了桂叔。
人如其名
不惧坎坷成长路
桂叔原名桂自立,1933年出生于广州,9岁那年双亲已不在世,他自幼在番禺的一间孤儿院长大。“当时叫贫儿教养院,我在那里住了四年左右,吃住和教育都是孤儿院提供,后来回市区找回了72岁的奶奶,在广州58小学读了1年书后又跑去新华书店当店员,一路靠自己去生活,一直到1948年才读初一。”桂叔说,小时候读书都是断断续续的,初中没读多久中间在新华书店打工,听说读书有助学金又跑回学校,先后在广州第13中、28中读完了中学。
桂叔小时对建筑产生了兴趣。
自力更生的青少年时代,并没让桂叔放弃努力的信念,而他真正找到自己的兴趣是在中学后。经朋友介绍他去参加了当时由广州城市建设局办的建筑专科学校接受培训,殊不知,才读了一年,由于当时用工紧缺,大多学生被派去周边城市做开发,而身体瘦弱的桂自立留在了广州。一年的建筑专业学习生涯,让当时年轻的桂自立找到了自己的兴趣,也让他学到了不少关于建筑绘图等方面的知识。那是个提倡民主党派办学的年代,随后,看到广益中学招人,桂叔马上跑去申请,迅速成为了一名初中老师,教学生代数、几何、物理。
自学成才
六年潜心学建筑
然而,桂叔真正的学习历程开启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在他离开广益中学经人介绍进入广州有线电厂后,由于按学历要求他达不到工程师的标准,但自己不甘心于放弃内心的兴趣,于是开始勤奋自学。
1973年,当时桂叔的月薪54元,他毅然每个月拿出25元学费,恳请一位当时中大土木系毕业的老街坊教他学建筑工程。从那开始的六个年头,桂叔平时除了上班,每个星期有三个晚上都要跟这位“老师”学习清华大学出版的高数、力学、建筑学教程,大学课本一本一本去学,基础理论一门一门地过,也按师傅的要求去完成功课。而在师傅要接工程时,桂叔凭借自己的天赋和当年在建筑学校的一年功力,帮忙画图纸,学计算,跟着师傅踏踏实实去积累时间经验。
1979年,国家开始给技术人员评职称,有学历的工程人员只要拿别业证书就可以评上,而像桂叔这样,只有技术没有学历的,只能“以考待评”。桂叔不服输,率先报考。“俾我考到喔!”对于参加华南工学院的考试成功,桂叔甚是得意,对于成为第一批国务院发证的龚恒师,他自己都“认叻”。然而,六年卧薪尝胆,其中酸甜苦辣恐怕只有桂叔自己清楚,可是他选择记住的,是学习过程中的收获和获得认可后的喜悦,“你看我,多厉害,一考就考到,当时个个都佩服我。”
一技傍身
不忘老厂奉献到退休
拿到证后,不少人劝桂叔有线电厂,也有不少公司以高薪来聘请桂叔,更有建筑公司去到桂叔的单位,寻求合作,说只要桂叔首肯而单位又同意,拿出桂叔的证给他们使用,该公司愿意每年给厂8000元,并支付桂叔每个月的工资。
然而,桂叔觉得爱财需“取之有道”,他前后拒绝了多次这样的“盛情”,也没有答应总部单位上调的邀请,一直留在老厂,并在规定许可的范围内受聘做项目的建筑工程师。“建筑才是我的热爱。”八十年代,他受聘于当时的南海县官窑镇,到当地去进行建设开发,一做就20年。“那时候的官窑,到处是田地,后来建成的中华电缆厂、成美制衣厂,还有附近很多铝材厂,都是我做工程师完成的。”谈起自己的作品,桂叔自豪不已,他偷偷告诉e家君,其实广州海珠区工业大道上的南州名苑的总工程师也是他。
如今,在南海官窑,很多做建筑的老行家也都认识桂叔,他们尊称其为“桂工”,而不少施工员也是桂叔的学生。当年,受聘在官窑当工程师期间,桂叔不断地为施工员培训、调研走访,做了不少贡献。
尊师重道
六年义工助人为乐
如果你认为桂叔的学习之路在他拿到工程师证书那一刻结束,那就错了。1993年,桂叔退休后不久,他又花了1万元买了高配置电脑学电脑绘图,在朋友指导下两个星期时间学会了用电脑做设计,一直将自己的建筑专业做到了70多岁。
对于每个阶段给予过桂叔指导和帮助的老师,桂叔都铭记于心。当年教他6年大学课程的师傅,他除了每个月拿出一半工资作为报答,更是每年对恩师拜访一直到其离世;而1952年曾经教过他一年语文的初中老师1985年离世时,桂叔得知其家境贫寒,特地去到肇庆替老师料理后事。
而平时,桂叔也是个乐于助人的义工,作为康龄中心义工队的队长,他坚持六年来作义工,探访孤寡、关心病弱。有街坊报料:“曾经有位老人家生病,桂叔担心他太冷,就让女儿送一床好的棉被过去,而女儿被父亲的热心感染,自掏腰包买了不少慰问品,也给了现金资助。”其实,在六七十年代时,桂叔自己也过得不怎么好的时候,也经常拿钱出来资助身边的工友。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美好,比我优秀又比我努力的人实在太多,今天,让我们为桂叔点赞!